主页 > 单机游戏 > 蔡文姬:如果人生注定一期一会,莫怪罪,不必
2014年05月21日

蔡文姬:如果人生注定一期一会,莫怪罪,不必

一弦断 断髫年
 
 
 
睡梦中,她被一阵琴声惊醒。
 
 
 
那琴声不似往日那般行云流水,忽有弦断裂,又脆又响。
 
 
 
“爹爹,你的第二根弦断了。”
 
 
 
她推门而入,书房里的父亲显得有些惊讶。
 
 
 
“背过身去。” 
 
 
 
书房向来是家里的禁地,父亲常常在此彻夜伏案、读书著史。 如今她贸然闯进父亲的书房,定要受责骂的。
 
 
 
父亲的书法造诣极高,而他最喜欢的,还是琴。父亲总说,好书容易遇见,制琴的好材料却是难寻。一次他听见邻人烧柴,听音知其良木,连忙将其救下,果然是罕有的焦桐,父亲亲自将其裁为琴,果有美音,但其尾犹焦,故时人名曰焦尾琴。
 
 
 
“啪”,琴弦又断。
 
 
 
“爹爹,第四根琴弦断了!”
 
 
 
“你如何知?”
 
 
 
她转过身,看到父亲眼中漾满惊喜。 
 
 
 
“一听便知。”
 
 
 
第二日,父亲破例允许她进入书房。而这一弦断,只是一个开始,却影响了她一生的命运。
 
 
 
她是蔡琰,陈留蔡邕之女,字文姬。
 
 
 
这一年,她九岁。
 
 
 
 
 
        
 
 
 
 
 
 
 
 
 
二弦断 断寡女 
 
 
 
进了书房,蔡邕发现,文姬除了能听音辨琴,还过目成诵。虽无子继承衣钵,但女儿生来的天赋,超然的才情,让他释然。
 
 
 
文姬好学,终日待在书房。或阅读经史,或研习父亲书法,或为失传的古琴曲打谱,常废寝忘食。 蔡邕欣喜,想为女儿制一把好琴。
 
 
 
“焦尾琴”虽好,也在琴身,琴弦普通,终不能成绝世妙音。 
 
 
 
中平六年,蔡邕终如了心愿。 
 
 
 
古籍曾言,蚕丝有灵,结茧的时候,看见什么外物,就会结成形似的茧。故而在蚕丝故里,养蚕是件神秘的事情,需要祭祀、敬畏蚕神。而蚕室更是禁地。 
 
 
 
饶是这样,也有意外:在吴地桑蚕之乡,有一位蚕娘以养蚕卖茧为生。她的丈夫在外服兵役,终朝不能回家。 蚕娘朝夕思念丈夫,常常在蚕室中哀叹:“自古男儿多薄幸,误人两字是功名。”
 
 
 
时日不长,桑蚕成茧。却骇然地发现,刚收上来的这批蚕茧中,有一些特别像一位愁女的脸,虽眉目不怎么清楚,但远一点看上去,隐约可见。
 
 
 
顿时,此事广为流传。蔡邕听后,颇为动容,便用高价从市场上把这些茧买了下来,亲自缫丝,并制成琴弦。琴成之后,轻轻抚之便有忧愁哀怨之声萦绕不绝。
 
 
 
 
 
 
 
 
 
 
 
 
三弦断,断舍离 
 
 
 
寡女丝琴响,不速之客来。
 
 
 
中平六年,董卓把持朝政,爱蔡邕之才,以满门性命相威胁,要其佐政。 蔡邕为官后,广开门庭,让有志之士到府中问学。曹操和卫仲道便在其中。 
 
 
 
曹操聪慧,但家世不高。卫仲道出身江东望族,家学深厚,书法卓绝。门当户对,蔡邕自然偏爱后者,便将文姬许了他。 
 
 
 
但天妒伉俪,文姬嫁到江东的第二年,卫仲道便得了无妄之疾,亡故了。 
 
 
 
而无妄之灾才刚刚开始。 
 
 
 
初平三年,文姬在为夫新丧持服,噩耗便来了: 董卓被王允杀死,蔡邕当时在王允座上,便叹息了一声。而这一声叹息,却招来了杀身之祸,众臣上表求情,蔡邕也请求让自己把汉史修完再死,但王允不准,蔡邕含恨而亡。文姬母亲也在蔡邕行刑当日悬梁自尽。 
 
 
 
“缇萦能代父,蔡琰不宜家。玉石同焚后,芳声振海涯。”罪臣之女,又无子嗣,文姬不愿再留在父家,便一叶扁舟,回了陈留。
 
 
 
 
 
 
 
 
 
四弦断,断故乡 
 
 
 
董卓死,战乱起。
 
 
 
“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 北方匈奴趁机掠夺,家园被毁,文姬在兵荒马乱中做了蛮夷的俘虏。 
 
 
 
枷锁北上,羌地荒荒。
 
 
 
女眷到了营地,便按姿色依次为人挑选。匈奴左贤王见文姬着琴,便要她弹一曲。
 
 
 
“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一曲罢,王大喜,便让文姬做了他的侍妾。 
 
 
 
北方苦寒,皮袍加身,蛮族之地,茹毛饮血。胡笳吹响,琴音缭乱,这一弹,文姬便弹了十二年。  
 
 
 
 
 
 
五弦断 断舍离 
 
 
 
大汉风云变幻,当年的故友曹操做了丞相。上任后便为老师蔡邕修了陵墓,得知文姬还在世,便派了使者董祀带上重金赎她回家。
 
 
 
然此时文姬已有两个孩子。重回故土,便意味着和孩子诀别。
 
 
 
“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 孩子年幼,除了埋怨与不舍,哪里能理解? 
 
 
 
曹操此次赎她,一为故友,二为立威,她对曹操还有价值,这个家,不得不回。
 
 
 
回归故里,千里之遥。 
 
 
 
文姬琴声凄厉,向天歌: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 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 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 烟尘蔽野兮胡虏盛,至意乖兮节义亏。 对殊俗兮非我宜,遭污辱兮当告谁……
 
 
 
句句咏叹,声声凄婉。
 
 
 
董祀饱学,精通琴理,便一路将此曲整理,回国交于了丞相。终成后世名曲《胡笳十八拍》。
 
 
 
 
 
六五弦 断孤生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回到故土,曹操见文姬孤苦,便将她许给了一路护送的董祀。 
 
 
 
然不是所有君子,都有雅量来接纳他人千疮百孔的人生。但畏惧丞相威严,董祀便答应了下来。 
 
 
 
“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励。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 然时过三月,董祀却获罪丞相将斩。 文姬听闻,悲痛不已,披散头发,鞋袜未着,跪在建章宫。 
 
 
 
丞相见她如此落魄,便赐她鞋袜,道:“今日诸位贤达都在,这位是蔡公的女儿”。
 
 
 
文姬跪下为夫请罪,求丞相饶他不死。
 
 
 
“然公文已发,如何追回?” 
 
 
 
“公文虽发,明公府中有万匹千里驹,如何不能一骑追回?明公之恩,文姬定永世不忘。”
 
 
 
丞相不会留无价值之人,便问道: “听说蔡公生前藏书颇丰,奈何战乱书籍尽失,这些著作,你可还记得?” 
 
 
 
“文姬自幼过目不忘,父亲生前有书四千余卷,我仍能记得四百卷。” 
 
 
 
这便是文姬对于曹操的价值 。 
 
 
 
曹操大喜,赐文姬狼毫,许建章偏殿专撰录所记之书,也即刻免了董祀死罪。 
 
 
 
此事之后,念救命之恩和大勇之举,董祀待文姬愈发亲厚,两人恩爱非常,后育有一子一女。
 
 
 
撰书之事毕,文姬夫妻便双双隐于洛水之畔,居于山林之间,成为一对林泉眷侣。若干年以后,曹操狩猎经过这里,还前去探视。 
 
 
 
伊大宗之令女,禀神惠之自然,
 
 在华年之二八,披邓林之矅鲜。 
 
 明六列之尚致,服女史之语言, 
 
 参过庭之明训,才朗悟而通云。 
 
当三春之嘉月,时将归于所天,
 
曳丹罗之轻裳,戴金翠之华钿。
 
 羡荣跟之所茂,哀寒霜之已繁, 
 
 岂偕老之可期,庶尽欢于余年。 
 
 
 
一生三嫁,余生淡然,琴音胡笳,了却残年。 文姬一生坎坷,但也让颜值哥知晓了一个道理:
 
 
 
如果人生注定一期一会,莫怪罪,不必追。
 
 
 
<终>
 
 
 
须知薄命是佳人,佳人难在世间得,却易在少三得。
 
 
 
如今蔡文姬在8月17日的游族《少年三国志》中重生。
 
 
 
这个与乱世斗了一辈子的奇女子,将会伴你左右,一起戎马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