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霹雳布袋戏 > 金光布袋戏 追随大智慧&黑暗的智慧——评雁王
2014年05月21日

金光布袋戏 追随大智慧&黑暗的智慧——评雁王

记得多年前,偶然机缘之下,接触到布袋戏,第一眼看到就被深深吸引到无法自拔。这种虽然小众却独具一格的武侠,对于从小就喜欢武侠的我来说,可以说是正合胃口。
 
 
 
布袋戏在台湾被黄俊雄搬上荧幕之后,甚至火到被被政府以妨碍农工正常作息为理由而禁播,其魅力可见一斑。而如今,黄俊雄之子黄强华,黄文择创立霹雳布袋戏,凭借越来越光怪陆离的声光特效以及越来越精致的道具服饰将布袋戏进一步推进了人们的事业。而黄俊雄的小儿子黄立纲继承了老爸的衣钵,后来居上创立了金光布袋戏,凭借拳拳到肉的武戏以及巧思布局的文戏广受欢迎。
 
 
 
而我目前最喜欢的,便是金光布袋戏的《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一档。
 
 
 
 
 
 
追随大智慧
 
 
墨世与佛劫正对应着这一档一明一暗的两条主线,主角所对抗的一明一暗两大反派。
 
 
 
这一档的明反派——地门,是编剧结合净土佛宗建立的一个乌托邦式的佛门组织,企图通过一种特殊的神通——无我梵音,洗去所有人的记忆,再赋予新的记忆,以达到天下大同的目的。
 
 
 
戏一开始,就通过一种奇幻,诡谲,甚至恐怖的手法,描写了人失去记忆之后记忆错乱的可怕景象,以表现地门有洗去记忆的神通。
 
 
 
地门的头头——大智慧是集结了一百零八位高僧意识的集合体,甚至还创造了缺舟一帆渡,赋予近神的武功修为,作为大智慧的质疑者,监督大智慧的行为,甚至在必要的时候,毁灭大智慧。
 
 
 
缺舟通过与无数人喝茶,一点一点揭露了大智慧的理念。
 
 
 
 
 
 
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是因为每一个人有不同的执着,是因为人放不下执着,放不下爱恨情仇,放不下是因为忘不掉。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织盛。
 
 
 
唯有放下执着,才能脱离苦海。
 
 
 
所以,要如何放下呢?
 
 
 
地门提出的法,是忘。
 
 
 
只要忘记执着,便没有执着,便放下执着。
 
 
 
而主角俏如来提出的法,却是悟。
 
 
 
“昔时世尊出身释迦族王脉,权势在握,享尽富裕,更有妻儿相伴,却因一次外出巡游,逢遇生老病死景象,决心寻师求道,之后,才成就了菩提树下的释迦牟尼。”
 
 
 
“不经苦,如何了苦,不知爱恨,如何明说爱恨,顿悟是一瞬,但在这一瞬之前,早已不知经过多少累积,功成一篑,焉可忽视九仞之基?妄想强行剥离七情六欲,不也形同为了逃避而遁入空门,这样还算是悟吗?”
 
 
 
什么是悟?
 
 
 
把这个字拆开,左边一个“心”,右边一个“吾”,那便是在千万劫之中,反复追寻自己的内心。
 
 
 
但是,这个世界上能找到答案的人并不多,所以这个世界依然充满了纷争。
 
 
 
也正因为如此,大智慧提出了忘。
 
 
 
忘也许也算是一种悟,是一种逃避了过程,直接达到结果的悟。
 
 
 
就像藏在倚天剑之中的《九阴真经》,也有快捷安装版——九阴白骨爪。
 
 
 
实际上,这个世界上速成的事情,终究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其实,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这样一部洗脑机器能够长久维持下去,所有的人拥有共同的思想,没有纷争,平安喜乐,那也挺美好。
 
 
 
只可惜,神通不敌业力。
 
 
 
最终,也难免证明地门的失败。
 
 
 
我喜欢这档戏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来自于对地门大智慧设定的喜爱。大智慧不但拥有一整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周密详细的计划与步调,甚至还有自我质疑的机制,是武侠仙侠史上鲜少有的形象十分丰满的思想型反派。
 
 
 
也正因为大智慧是思想型反派,拥有控制人思维的能力,最后的大决战也是以意识之争的形式呈现,精彩万分,扣人心弦。当每个上智之人面对自己的心魔,如何自己解开心魔无疑是一个十分趣味的过程,让每一个观众都十分享受。
 
 
 
而我喜欢地门大智慧的另一个原因,便在于佛门招式与武器的命名。“菩提三悟”,“金刚四正”,“摩柯五趣”,以及三合一大招“渡五趣,定四正,归三悟,萨埵十二恶皆空”,以及终极大招“六道尽灭,千魔降服,如来禁剑,梦幻泡影”,还有一把名唤“颠倒梦想”的剑。这些招式与武器的命名,基本都出自《心经》,而好的名字除了内涵深远之外,还有就是能给人一种,念起来就忍不住喜欢的感觉。
 
 
 
而这一档的暗反派——雁王,是与主角俏如来师出同门的墨家师兄,经历了同样艰难痛苦的磨砺过程,却走向了完全不同,截然相反的道路。他与俏如来,一体两面,就是如同黑暗与光明的存在。
 
 
 
 
 
黑暗的智慧——评雁王
 
 
 
 
 
雁啸
金光布袋戏 - 墨世佛劫剧集原声带(上)
 
 
 
 
“这世上,只有四种人。死人,失败的人,愚蠢的人,还有,我。”
 
 
 
是怎样一个自信,孤傲的人才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雁王甫一出场,就让我惊艳了。
 
雁王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仿佛是黑暗与虚无的代名词。
 
言侯曾经这样评价梅长苏:他就坐在我面前,我却看不清他。
 
雁王何尝不是这样的存在?
 
恐怖,往往来源于未知。
 
正因为如此,雁王才是一个可怕的人。
 
 
 
“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
 
 
 
金光的每一位智者都有自己的布局风格,而这句话就是雁王的风格,某种形式的虚无。
 
 
 
雁王首次出手,七步杀棋,便一次针对九算与俏如来,连环布计精彩而又精妙。最后虽然杀俏如来失败,但这失败却是为了铺垫最终真正的杀着。
 
 
 
当你以为你成功的时候,却正是你踏入对方所设陷阱的时候。
 
 
 
雁王的心计智谋,可见一斑。
 
 
 
但是布局计谋的手法风格也只是表象,表象的背后,才是本质。
 
 
 
“当和平降临,盛世再来,一片祥和的世界,住著一群愚蠢无知的百姓,以朽为净,以香为臭,将罪恶当成施恩,将善意视为当然,你可曾纳闷,值得为了这群人付出吗?智者最大的悲哀,是看清了人的软弱,而知愚昧无解。当这一点质疑产生时,越是挖掘深思,越是感到可悲无力,最后就会坠入这股深渊当中。雁王本身便是这个深渊,吞噬自己,也吞噬他人。”
 
 
 
当俏如来向温皇请教雁王的时候,温皇说的这段话,正是雁王虚无的原因。
 
 
 
智者经历得越多,思考得越多,就会逐渐明白人性不可挽回的丑陋与悲哀。
 
 
 
而在洞察人性,深深明白愚昧无解之后,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做好事不是为了求得回报,所以即便不理解,也仍然要做。
 
 
 
是乌合之众的愚昧导致了善恶不得报,这样一群人,根本不值得为他们付出。
 
 
 
第一种就是俏如来。
 
 
 
第二种就是雁王。
 
 
 
所以,同样经过默苍离铸心之后的他们,就是如同光明与黑暗的一体两面的存在,无私地救世,对应着单纯地破坏。
 
 
 
这也正是雁王乐于创造英雄的原因。
 
 
 
其实金光整体剧情,就暗藏着虚无的基调。
 
 
 
金光的很多脑洞,都体现了一种历史的虚无。譬如秦始皇是鳞族,恐死后暴露身份,所以才让公子苏假意自尽,扶灵回到太虚海境。再比如《西游记》却是隐喻佛墨兼修的玄奘法师通过魍魉栈道前往魔世的故事。
 
 
 
墨家的存在,本身就有抹杀历史,掩盖真相的功能。
 
 
 
这种历史的脑洞,半真半假,虚虚实实,在虚构的世界观之中却给观众一种十分真实的感觉,十分值得武侠创作者借鉴。
 
 
 
这种历史虚无的基调,也算是其来有自。金光的编剧总监三弦曾经说过,这世界上有几件事情是你相信才是真的,宗教、政治、新闻、历史、爱情。
 
 
 
一如霹雳当中,同样出自三弦之手的罗喉,一个埋葬在历史当中的英雄。
 
 
 
战火造就英雄,和平毁灭英雄。
 
 
 
当和平降临,当盛世再来,英雄在成为英雄之后,也就失去了他的价值,变得多余。
 
 
 
甚至还记得《奇葩说》当中有一期黄执中说道,英雄是一种负担。
 
 
 
所以,英雄最好的结局,大概就是成为烈士。
 
 
 
不然,就会如同罗喉一般,被人民误解,被历史沉埋。
 
 
 
所以,雁王创造英雄。他要让人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死,从而成为英雄。
 
 
 
而他,就是每一个英雄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那个写故事的人。
 
 
 
最喜欢请人喝茶的缺舟一帆渡,也请雁王喝过茶。当缺舟问他滋味如何的时候,雁王回答“无味”。而缺舟接下来说的话更有深意:“无味也是一种滋味。”
 
 
 
诚如缺舟所言,虚无的人物也是一种别样的滋味。
 
 
 
在武侠的世界里,可能有无数武功超群的剑客,可能有无数救世济民的侠客,可能有无数风流倜傥的浪子,也可能有无数隐世不出的高人。
 
 
 
但雁王,却只有一个。

文章来源:沈腾小品=http://www.datiegun.com/xiaopin/shenteng/